吴慷仁的演艺经历 自曝发烧时自已一个人搬家

吴慷仁的演艺经历  自曝发烧时自已一个人搬家

吴慷仁的演艺事业丰富多彩,在拍《麻醉风暴2》和《白蚁》的时候用苦力拼过去,一个瘦一个胖,一个嘻嘻哈哈,一个感觉要死不死的。拍摄《引爆点》刚好在最困惑的时期。那是非常明显的挑战,不是撞墙,简直是撞车。


台风前的低气压笼罩窗外灰色的天气,现场弥漫微微的躁动气氛。眼前的吴慷仁一脸清爽,开著红色的新车抵达摄影棚,再大的问题都不是什么问题。不必故作镇定,这是人生经历过些什么的演员才有的淡定。

几次访问吴慷仁,累积的经验值是每次拍摄前,必定要确认他最近的身材尺寸,否则可能会借到过大或太紧的服装。演员之中,极少人会挑战他这种在一年之内上下30公斤的体重震荡。经历2017年为戏爆胖爆瘦的过程,吴慷仁今年首次离开台湾,到香港拍摄港片《非分熟女》。准备角色加上对食物水土不服,吴慷仁的体型比去年底又再瘦了一圈。他耸耸肩,对此表示不太在意。

出道至今,外型一直都是吴慷仁刻意忽略的环节。偶像剧男一的经历并没有让他习惯旁人的称赞,不爱试装,妆发时间总是能短就短,没必要的话,甚至请直接跳过。这身皮囊之于他,既是可以接下演员角色的条件,又想避免外界把焦点聚焦在外型的讨论上。

想得到肯定,又彆扭地不愿被放错重点的纠结,在吴慷仁的身上总是同时存在。不过拍摄这天,发型师弄了个少见的偶像派厚刘海微卷发,吴慷仁露出像孩子般的新奇神情,在边上一边玩自拍,对著萤幕自言自语,说我这样好像偶像,偶像还真难当啊。这样的吴慷仁,挺可爱的。

近几年,你的作品是满档状态,今年也不例外。光是下半年就有电影《引爆点》《小美》和《狂徒》;剧集《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》《愤怒的菩萨》以及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在排队。走进电影院或打开电视,下半年的每个月都可以看到你的新作品,霸屏之王啊。

吴:其实我还代言了车、酒跟表,男人最喜欢的东西都代言到了,谢谢大家看得起,愿意赏饭吃。去年底到现在拍了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和《愤怒的菩萨》两个电视剧跟香港电影《非分熟女》,今年的工作量和去年比起来少了很多,刻意要让自己停一停,没有特别觉得非拍不可的片,或许九月就继续放假,这可能是我出道以来,最长时间的休息。

问:新作品《引爆点》同时碰触了环保、官商勾结及体制腐败的主题,角色是没尝试过的法医,吸引你接下这个剧本的原因是?

吴:这跟《麻醉风暴》有点像,只是一个是医界,一个是政府跟环评。《引爆点》是一个有计画性的状态,跟以往接触到共同创作的方式不同。拍摄的时候的确有很多疑惑,但后来想了想,国外的电影产业之所以能够更健全,一定要有流程的SOP。

台湾有二度和三度创作的空间,但再度创作的过程中,很容易把之前的创作本意都破坏掉。这次像是一条龙的工作方式,制片导演编剧一路贯彻下来,由演员共同执行。

做为演员,我在《引爆点》是没有企图心的。

这对我来说很特别。以前身为男主角,我会有某种程度的担当和责任感,但在《引爆点》里我没有这么做。开拍前,其实有点找不到方向,传简讯问了监制张艾嘉张姐,张姐给我的回答很简洁俐落:「拿掉你的自尊,完全相信导演,好好演好这部戏。」我真的照做了。

问:对「法医」这个国片中少见的角色,有没有理解或参考特定的诠释方式?

吴:我最近看很多韩国片,韩国的坏人和警察都演得特别好,有些人说那些东西很硬、很外显,其实我觉得那是风格。我们的类型如果要更成熟,演员也要更进步,角色才会更鲜明立体,不能永远都走写实自然的演技。

写实到最后,你想要的自然根本就不自然。台湾的导演和演员常常被写实绑架,如果自然就是写实的话,那就不要表演了啊,真正的自然是没有表演节奏和张力的。有时候我们也会被写实绑住,或许我们想的写实也不是真的写实。在这部片里能够成立,并且被执行的东西,也许才是这部片的写实吧。

问:感觉之前遇上撞墙期。对于演技,在想法上有根本改变的契机是?

吴:35岁之后,对一个男演员很重要,我在33岁、34岁就意识到这件事。拍《麻醉风暴2》和《白蚁》的时候用苦力拼过去,一个瘦一个胖,一个嘻嘻哈哈,一个感觉要死不死的。拍摄《引爆点》刚好在最困惑的时期。那是非常明显的挑战,不是撞墙,简直是撞车。

直到今年去香港拍片。我没有把这次当成是工作,反而当成是去玩、去看、去学习,像是上课。香港的工作节奏很快,我也是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,在香港很自在,没戏的时候就去满街走,没人认识我,就像新人一样兴奋。

这次的工作经验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冲击,去了这趟香港之后,好像什么都通了,对表演状态和未来的方向都有很大影响。我现在明确知道未来要怎么做,感觉可以迈向下一个阶段。而且很有把握可以做好。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总算找到方向了,接下来就是朝著那个方向走下去。

问:在表演上,香港演员和台湾演员最关键的差别是?

吴:剧组有很多优秀的同辈和资深演员,我在香港演员身上,看到台湾演员没有的东西,也许比较速食,但也是只有在那个环境下,才能养成的表演姿态。台湾人在表演上太含蓄了,要求内敛、走心和自然,心里一直想著自然,到最后都变得不自然了。韩国演员抓角色的样貌和姿态更极端,香港刚好在中间,多了一点自然。

GQ:[ct]最近看到的表演里最喜欢的演员或演出?

吴:河正宇一直是我喜欢的演员。他年轻的阶段,例如《追击者》《黄海追缉》或许是他演技的颠峰,是潜力和天分的冲突,那种极端是会让你看到怕,很棒的表演,但现在这个阶段的他反而走到另外一种样貌。他符合每一部戏要的东西,做出适合的表演。他看起来非常轻松,但现在不是让你看到很棒的表演,而是让你看到一个很棒的演员。就是在对的阶段做该做的事。《引爆点》也是,让我第一次尝试到,我要在对的时间做该做的事。

问:前阵子曝光的手表广告里,你和蓝正龙一起开了老车。你喜欢玩老车,最近也接了车子代言,最远曾经开著车去哪里?

吴:山上海边,哪里都去过了。我把车当成朋友,每台车都帮他们取名字。开老车的缺点就是常常在路上拋锚。我有各种拋锚经验,有次还在辛亥隧道,下班尖峰的晚上七点拋锚,一个人推车出隧道,好硬啊。

问:对你来说最梦幻的情境,是开著车去世界上的哪里做什么?

吴:想去冰岛开车看极光,或许九月底或十月就会出发吧。

问:没有工作的日子,一个人最喜欢怎么度过一天?

吴:现在收工之后,我就不太想工作的事情。因为没有经纪人,以前不管几点,只要有工作上的联络,看到了我就会回。现在十点之后很少回任何工作上的事。比如说世足赛比较重要、我的车比较重要,或朋友比较重要等。

问:去年曾经说过,接下来给自己的目标是学会跟自己相处,过了大半年,目前进度如何?

吴:我很会独处,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。包括看电视,或对人生表面上没有什么显而易见帮助的事。休息是隐性的,平常已经做那么多事了,偶尔不做也不会怎么样。我现在接戏的心态是不强求,很轻松,强求来的东西不是很好。

不是你这个演员能力多少的问题,而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也不会有太多的情绪和顾虑。比如说广告代言,我的心态就是:「不是我也没关系。」有人丢脚本过来,我甚至会跟对方说:「你这个要找年纪大一点,或年纪轻一点的人来演。」

问:你心中最高的独处哲学是?

吴:独处,看到家里很脏乱还是什么都不做,那就是最高境界。我常实践,反正我不扫,最后还是我扫。

问:关于孤独,你做过等级最高的事情是?

吴:曾经发烧时自己一个人搬家,晕到车子某边的门没关就开车,管理员吓死了,从后面追上来大叫说:「吴先生!你车门没关!」但若是不管等级高低,一个人离开家乡出外生活,是我认为一个人能做到最勇敢的事。离开你的家,一个人出外是最好的孤独,这不是每个人都敢做。对我来说,这么做最好的影响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我。


文章结束语,后台自定义!

读者留言:

最新文章:

彭于晏从影以来最大尺度为戏全裸 彭太们直呼“看他裸体花钱都值得”

盘点日本杰尼斯不老偶像 唱跳俱佳依旧是充满活力的小伙子

“最美士官长”刘香慈自曝低潮期辛酸史 不服输的她仍一路咬牙苦撑

贾永婕甩人生低潮进入三铁世界 爆老公是世上最棒的“姐妹淘”

陈智燊离开TVB写感谢信 与太太宋熙年两人恩爱如初

演示栏目一栏目全部文章

返回顶部